CNN主持人扎卡里亚: 美国实力的自我毁灭

小布什政府时期,美国在海外的所作所为损害了美国的道德和政治权威,加拿大、法国等老盟友发现自己的外交政策与美国格格不入。

世界上的其他国家眼睁睁看着美国像一只受伤的狮子跌跌撞撞,破坏国际联盟和规则。

在上任的头两年,小布什政府所退出的国际协议比任何一届前政府都要多。

毫无疑问,特朗普政府已经打破这个纪录。

一个空洞的霸权那么,是什么削弱了美国的霸权——新挑战者的崛起还是帝国的过度扩张?与任何重大、复杂的历史现象一样,大概是二者兼而有之。

文章称,在单极时代,美国对于俄罗斯乃至其他国家所犯下的最大错误就是不再关注它们。

冷战期间,美国一直对中美洲、东南亚、台湾海峡,甚至安哥拉和纳米比亚的局势保持浓厚的兴趣。

到20世纪90年代中期,美国已经失去对世界的全部兴趣。

全国广播公司播出的驻外分社报道时长从1988年的1013分钟下降到1996年的327分钟。

文章称,老布什政府期间,白宫和国会都无意实施雄心勃勃的改造俄罗斯计划,也无意推出新版本的马歇尔计划或深入参与俄罗斯事务。

即使是在克林顿政府时期,在外国遭遇经济危机时,美国的决策者也只是仓促行事、随机应变,因为他们知道国会不会为救助墨西哥、泰国或印度尼西亚而拨款。

决策者们也提供了建议,大部分建议不怎么需要华盛顿的帮助,但他们的态度表明美国变成一个遥远的祝福者,不是一个涉事其中的超级大国。

作者在1998年为《纽约时报》杂志撰写的一篇文章中指出,美国外交政策的特点是“嘴上说改变,但现实是妥协”。

他当时说,其结果是“一个空洞的霸权”。

特朗普致命一击文章认为,特朗普政府进一步掏空了美国的外交政策。

文章称,特朗普基本上对这个世界不感兴趣,认为大多数国家正在搅乱美国。

特朗普是一个民族主义者、贸易保护主义者和民粹主义者,决心让“美国优先”。

在特朗普任内,美国退出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也放弃了与亚洲的广泛接触。

美国正在脱离与欧洲70年的伙伴关系。

美国应对拉美的出发点是要么阻止移民进入,要么拿下佛罗里达州的选票。

美国甚至疏远了加拿大人(绝非易事)。

美国将中东政策分包给了以色列和沙特阿拉伯。

特朗普外交政策中最值得一提的就是外交政策的缺位。

文章称,当英国是当年的超级大国时,它的霸权地位因许多重大结构性力量——德国、美国和苏联的崛起——而受到削弱。

但英国也是因为过度扩张和自大而失去了对帝国的控制。

文章称,这可以拿来与美国类比。

如果美国的所作所为始终如一的话,美国本来可以将影响力再延续几十年(尽管形式有所不同)。

延续自由主义霸权的规则似乎很简单:自由更多,霸权更少。

然而,华盛顿过于频繁、明目张胆地追求狭隘的自身利益,疏远盟友,给敌人壮胆。

与英国统治结束时不同,美国并没有破产,也没有过分扩张,仍然是地球上最强大的国家。

但美国将不再像过去近30年那样定义和主导国际体系。

那么,剩下的就是美国的理念了。

文章称,自由世界熬过了冷战,1991年后,自由世界扩大到包括全球大部分地区。

在过去四分之三个世纪里,它背后的理念带来了稳定和繁荣。

现在的问题是,随着美国实力的衰落,它所倡导的国际体系——规则、准则和价值观——能否幸存。

或者美国也将目睹自己理念帝国的衰落?。

参考消息网6月20日报道 美国《外交》双月刊网站6月11日发表题为《美国实力的自我毁灭》的文章,作者为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法里德·扎卡里亚全球公众事务论坛”节目主持人法里德·扎卡里亚。

文章称,在过去两年的某个时候,美国的霸权已亡。

就美国而言,人们对华盛顿在一个前所未有的地位上胡乱动用霸权并滥用权力的种种方式感到震惊。

美国因而失去了盟友,同时令敌人有恃无恐。

而现在,在特朗普政府治下,美国似乎对自己在过去四分之三个世纪里推动国际影响力的理念和目标失去了兴趣,实际上也失去了信心。

来源:

发表评论

图片表情